【国际参考】新冠病毒加重一带一路债务负担

— 【华盛顿】,2020年6月3日,美国之音

继美中【冲突】(很多人称“贸易战”,实际远超出这领域)后,中国经济受到很大挫折;外加【冠型病毒】的冲击及“恐慌”时不理智的封城决定,使得中国经济几乎处于“瘫痪”状态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两会”期间透露的一个【机密】:中国有6亿人口约收入不到 1000 元(140$US)。随着“复工/失业”,会变得更少?

一个解决方案, 就是【摆摊】 🙁 世界第二大国靠摆摊【托穷】,今后是【要活下去】为重 。。。 而人们没有忘记【城管】是如何对待摊贩的,一个大鱼吃小鱼的世界 🙁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带一路”计划中的国家,很快就发现它们被卷入一“出卖本国利益”的局,借机提出各种要求以缓慢负债,或制造延期使工程无法顺利完成 。。。 “一带一路”进入债务危机? 🙁

上面是墙外电视的报道。下面有【美国之音】 2020年4月7日 的报道。 外加【中国日报】2019年06月13日的文章, 和【德国之音】2019年5月10日的文章有比较方知差别

注:【中国日报】自己这样介绍:“中国日报社是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之一。作为国家英文日报,中国日报自1981年创刊以来,不断开拓进取,已经发展有报纸、网站、移动客户端、脸谱、推特、微博、微信、电子报等十余种媒介平台,全媒体用户总数超过2亿。中国日报是中国走向世界、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窗口,是国内外高端人士首选的中国英文媒体。

新冠病毒疫情加重一带一路国家债务负担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危机令发展中国家的偿债负担愈发引人担忧。华盛顿一个重要的全球发展研究机构发现,中国的商业贷款加大了这些国家的债务风险。

华盛顿智库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新近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商业性贷款比世界银行贷款的还款期和宽限期要短,利息却更高。

当前疫情重创了全球经济,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可持续性也更加令人担忧,该报告的共同作者、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斯考特·莫里斯(Scott Morris)说:“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造成冲击,但真正令人担忧的是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风险—— 这些国家中已经有不少面临债务困扰的风险。”

莫里斯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双边贷方,因此北京当局的决定会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

中国通过贷款援款在全球扩展影响力已经有多年,其中包括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在发展中国家拓展足迹的过程中引发了不少争议,一些项目在当地造成更严重的腐败,以及获取资源造成的严重环境问题等。在外界看来,中国往往是在向这些发展中国家提供低息甚至无息贷款。在中国内部,批评者将政府大手笔外援行为称作“大撒币。”

中国提供的援助贷款似乎与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债务负担没有很大关系。但事实上,这些国家近年来频频面临债务困境。报告另一位作者、美国威廉玛丽学院援助数据(AidData)项目的执行董事布拉德·帕克斯(Brad Parks)介绍这个研究背景时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的研究是试图弄清楚这些贷款到底有多慷慨。”

帕克斯说,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越来越多的低收入国家已经陷入债务困境,或面临陷入债务困境的极大风险。他说,目前有44%的的低收入国家陷入债务困境,而6年前却只有23%。

资料照: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一个中国援建项目竣工仪式。(2018年11月16日)

这些国家面对的直接债务问题有两方面:一是贷款的规模;另一个因素是贷款成本或价格。中国政府对外贷款的官方数据相当匮乏,援助数据项目致力于创建一个全面反映中国对外贷款状况的数据库。这个新的研究将中国和世界银行在15年时间里对157个国家提供的贷款数据作了对比,包括中国提供的2,453笔贷款和世行发放的4,859项贷款,每笔贷款的利息、期限和宽限期等讯息,包括近年来中国推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项目。

帕克斯说:“我们发现中国贷款中的条款总是比世界银行贷款条款更苛刻,特别是对最贫穷国家的贷款。有关发展中国家债务脆弱性的谈论大多集中在借贷总量,但是贷款条件的变化同样重要。”

援助数据执行董事帕克斯说,那些最优惠的贷款中有30%,甚至60%的赠款。但那些贷款往往有着政治上的目的;但是大量由中国的政策银行和国有商业银行发放的贷款,往往只有部分优惠条件,或基于市场条款。他说,美国和德国的一些经济学者曾经就此做过很好的研究,揭示出中国发放有商业倾向的贷款,目的就是盈利。

帕克斯说,中国坐拥巨大外汇盈余,通常认为中国的央行作为卖方有3%的收益。进入本世纪,中国开始鼓励政策银行和商业银行在海外寻求更高收益,这也是为什么大量此类贷款的利息都超过了3%。

帕克斯说:“事实上,我们在这个研究中发现中国贷款平均利息超过4%,而一家银行的利息通常接近2%。所以这不是偶然,而是刻意为之。”

尽管时常看到中国向某国提供低息贷款或减免贷款这样的消息,但它减免的并不是商业贷款。帕克斯说:“中国过去曾经减免过贷款。但通常免除的是无息贷款。这类贷款是最慷慨的,但是和政治影响力密切相关。中国并没有免除商业贷款,或者有类似商业条款的贷款的记录。”

大约20年前,美国开始退出官方借贷市场。那时候,中国正在加大海外放贷规模,美国的对外贷款则降到有史最低点。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出现了重债穷国倡议,减免了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大笔债务。那时候,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开始从贷款转向赠款。因此,美国很大程度上没有杠杆作用,或者作为债权国的杠杆作用很小。

但是,美国仍然可以在全球发展方面施加影响力。帕克斯说,美国不久前和日本及澳大利亚合作发起的“蓝点倡议”(Blue Dot Initiative)计划,是对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国际认证的计划,基本上是一些西方大国对中国的“一带一路” 倡议所做的回应。他说,接下来会看到美国在这方面着力更多,鼓励借贷国强化其政策和机构,在借贷时作出最佳选择。

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发展中国家面临险境,全球发展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莫里斯则认为,对北京来说,是个证明自己的好机会。莫里斯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呼吁,债权国在危机期间采取行动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债务问题。作为世界最大的债权国之一,中国遇到一个展示其债务风险敏感度的良机。”

“一带一路”是债务陷阱?最有发言权的人有话说

中国日报网6月13日电

五年多来,“一带一路”从倡议到行动、从一国主张到写入联合国文件,国际影响力日益扩大,给越来越多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然而,一些国家却出于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原因,想方设法对该倡议进行中伤和诋毁,“债务陷阱”便是其中一种典型论调。“一带一路”是否会制造债务陷阱?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一带一路”的合作伙伴最有发言权。

“合作伙伴不是傻子”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近日刊发了题为“中国‘一带一路’的合作伙伴不是傻子”的文章,剑指被西方媒体热炒的中国“债务陷阱外交”。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报道截图

文章作者、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项目助理雅各布•马尔德尔(JACOB MARDELL)称,西方媒体在报道“一带一路”时,总是持一种负面论调,例如谈论“债务陷阱外交”。但这种批评基调与“一带一路”合作伙伴国国内的情绪形成了鲜明对比。西方媒体忽视了当地决策者的真实考量,未能正确理解他们对中国资金的态度。

文章指出,“一带一路”项目满足了东道国的实际需求。尽管是中国提出了该倡议,但参与该倡议的国家并不是被动和不知情的接受者。相反,对于这些国家决心融资的项目,中国往往是最便利的贷款方。

马尔德尔还在文章中以塞尔维亚、波黑等巴尔半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为例,阐述了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欢迎这一倡议。

中企在欧洲修建的首座大桥——泽蒙博尔察大桥。图为大桥全景。

文章称,在塞尔维亚和波黑,几乎所有人——无论是官员还是普通民众——都以积极地态度看待“一带一路”。他们将中国视为可靠的商业伙伴,并将“一带一路”倡议视为绝佳的经济机会。“中国很好。中国来这里是提供帮助的。”其中一名被采访的塞尔维亚人说道。

文章解释道,对于这些需要资金的国家来说,中国的务实作风显然要优于西方的家长式做法。正如波黑财政部长、前驻华大使阿梅尔•科瓦切维奇所说,中国“是在做生意,而不是出售他们的意识形态”。

“我们迫切需要发展资金”

据马来西亚《星报》网5月30日报道,柬埔寨首相洪森在日本举行的亚洲未来会议上表示,柬埔寨陷入中国“债务陷阱”的担忧是多余的。中国贷款利息低,风险低,不会对国家独立构成威胁。而且在使用中国贷款时,中国尊重柬埔寨的主权。

马来西亚《星报》网站报道截图

洪森说,我听到很多人说柬埔寨可能陷入“债务陷阱”。对于柬埔寨而言,我们根据项目需要进行借款,而中国的贷款利率低、期限长。柬埔寨总体债务仍处于较低水平,占GDP的21.5%。

据报道,中国是柬埔寨最大的援助国和投资者,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柬埔寨注入发展资金和贷款。

加纳“NewGhana”新闻网近日发文称,中国现在时常被指责在开展“债务陷阱外交”,即 “利用不可持续的债务关系使合作伙伴陷入困境,尤其是发展中国家”。

然而,“债务陷阱外交”的案例从来没有被可信地论证过。以非洲为例,相比非洲大陆的外债总量,来自中国的借贷数量并不特别引人注目。2000年至2016年间,中国向非洲提供的1150亿美元信贷,不到中低收入国家6.9万亿美元债务总额的2%。

由中国承建的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蒙内铁路),于2017年5月通车

相反,来自中国的投资是非洲国家为其迫切需要的基础设施融资的少数几种选择之一。中国为非洲3000多个战略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资金,并向非洲国家政府和企业提供数百亿美元的商业贷款。我们认为,在非洲与世界其他地区经济伙伴的合作中,从贸易、投资存量、投资增长、基础设施融资和援助等多方面看,没有哪个国家赶得上中国参与的深度与广度。

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债务陷阱”通常是指(政府)债务不可持续的增长。把中国“一带一路”与“债务陷阱”联系起来的论调始于2017年初。当时,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布拉玛切拉尼在其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的文章中称,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向具有战略意义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巨额贷款,这些国家因此陷入中国的债务陷阱,并只能听命于中国。由于迎合了某些国家需要,“债务陷阱论”提出后被西方舆论热炒。

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问题实际上由来已久,可以说,西方才是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的始作俑者。长期以来,发展中国家搞基建,只能从发达国家控制的金融机构如亚行、世行借贷,欠下债务由巴黎俱乐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处理。在这样的国际经济秩序下,发展中国家的命运完全受制于发达国家。因此,从本质上讲,它们面临的债务负担不仅仅是自身经济和金融问题,而是长期以来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的产物。

2017年5月12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中国尼泊尔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新华社记者周盛平 摄
而且大量事实已经证明“债务陷阱论调”不堪一驳。尼泊尔《人民审核网》5月29日报道称,将债务问题归咎于“一带一路”倡议是不公平的,自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没有一个国家陷入债务危机。相反,正是通过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许多国家摆脱了“没有发展”的陷阱。

其实,“债务陷阱论”被热炒的背后,是一种嫉妒和眼红心理在作祟。正如加纳“NewGhana”新闻网所说, “债务陷阱外交”的说辞之所以能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引起更多共鸣,其根源在于上述国家担心中国崛起为全球大国。

一带一路:中国是放贷恶霸还是大善人?

中国被指责通过“一带一路”掠夺性贷款控制贫穷国家。然而,一份最新研究报告对中国“债务陷阱外交”的说法提出质疑。不过也同时指出,西方国家的担心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德国之声中文网)关心国家安全问题的西方强硬派,特别是美国鹰派,将中国视为正在通过掠夺性贷款攻城略地的新兴帝国。

规模庞大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加剧了他们的焦虑。这是一个遍及全球的基础设施发展项目,大部分由中国操控。

根据矿业公司必和必拓一项估算,截至2023年的十年间,”一带一路”相关项目的总投入可能接近1.3万亿美元(1.16万亿欧元),是二战后美国重建欧洲经济的”马歇尔计划”七倍多。

有人称赞”一带一路”是新的马歇尔计划,它将大幅降低贸易成本,增进联系,逐渐帮助一些国家摆脱贫困。

另外一些人批评说,中国为贫穷国家提供贷款,即便从经济上给予了很大的帮助,目的也是为了扩大其自身影响力。他们以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为例,警醒依赖中国带来的金融陷阱。2017年,斯里兰卡无力偿还累积的债务,被迫将这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港口租赁给中国。

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由中国工人修建

“债务陷阱外交”是真的吗?

然而,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对中国”债务陷阱外交”的说法提出质疑。

该报告的作者分析了24个国家内的40起重新协商中国债务的案例,发现只有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一案明确涉及资产抵扣问题。此外, 2011年塔吉克斯坦斯坦让中国控制一块土地,可能是为了换取债务减免。

分析表明,中国对大多数拖欠债务者态度温和。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已经和借债人重新协商了500亿美元的债务,最常见的结果是债务减免和延期还贷。

重新协商的债务占中国海外贷款的相当大一部分。 2000年至2017年期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所学者一直在跟踪中国对非洲价值1430亿美元的贷款。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确认,自2005年以来,中国已经向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发放了超过1400亿美元的贷款。

上述报告发现,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其他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相比,中国贷款有更大的灵活性。

中国通过贷款扩大对非洲的影响力?

中国加深了与非洲的经济和军事联系,这让西方中国问题强硬派经常感到不安。中国在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去年年底表示,中国正在”战略性地利用债务,按照北京当局的愿望和要求来俘获非洲国家”。

然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所项目经理林克(Jordan Link)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仔细研究中国贷款会发现,签署”一带一路”并没有让非洲国家从中国获得更多贷款。

习近平非洲之行访问卢旺达(2018年7月)

恰恰相反,在2013年启动”一带一路”之后,中国对非洲的当年贷款大幅下降,此后一直徘徊在这个水平。非洲从中国贷款的最大来源中国进出口银行在过去五年中大幅减少了对非洲的贷款额度。

“如果习近平利用’一带一路’来谋求在非洲的经济影响和战略成果,增加贷款总额并不是关键因素。”林克说。

收不回来的债务

上述报告显示,在以资源抵押的贷款中,中国缺乏杠杆工具。

自2007年以来,中国向委内瑞拉回收债务遇到困难。委内瑞拉是中国最大的海外债务国,其贷款额超过600亿美元。中国本来期待委内瑞拉以石油收入还贷,但是该国政治动荡和石油减产,只能偿还贷款的利息部分。

中国在乌克兰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原以为会以粮食运输来偿还的一笔贷款,中国不得不最终诉诸国际仲裁来解决争端。

报告说,”乌克兰案例显示,尽管中国国力雄厚,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但是解决争端的手段仍然有限,即使与这些小国发生争端也力有不逮。”

不可持续的贷款

然而,西方政治人士的担忧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该报告说,”大量的债务需要重新协商,表明了担忧中国贷款可持续性的合理性。”鉴于许多贷款项目启动于2013年至2016年,未来几年内陷入债务困境的国家数量可能会增加。

通常未经透明的招标程序,中国国有企业就包揽了中国资助项目的开发。这种幕后操作为腐败创造了机会,增加了项目成本。建筑质量也令人担忧。项目估价过高,以及对中国贷款的日益依赖,让很多发展中国家对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充满疑虑。

该研究还发现,中国提供的债务减免有时会伴随着更多的贷款,这些贷款额度通常也会更大,而不是最终减少对中国的负债。中国去年对博茨瓦纳减免了700万美元的债务,据称换来的是高达1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新贷款。

没有还款困难也要减免债务?

该报告还发现,即便没有迹象表明借贷方出现财务困境,中国也经常在没有经过正式协商程序的情况下主动减免其债务。

这种情况表明,中国可能利用减免债务向债务国表达支持,用来改善双边关系。

Check Also 推荐文章

【国际参考】美利坚大分裂 (2/2) America’s Great Divide: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 From Obama to Trump

— 【华盛顿】,2020年1月14日,PBS 2020年对于美国而言无疑是决定命运的一年,“选举”,一切都和这两个字有关。两部近四小时的纪录片将展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