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参考】WHV: 武汉P4密封或出问题 Covid-19 soit sorti du P4 de Wuhan

— 【巴黎】,2020年5月8日,法广

Version française ci-après

武汉P4密封或出问题 法国向中国转移技术内幕

自从冠状病毒(Covid-19)被怀疑来自武汉实验室,法国向中国提供P4技术的争论再起,舆论关注法国向共产政权出售军民两用技术的危险。费加罗报5月3日刊出防务战略专家拉塞尔(Isabelle Lasserre)的调查报告,深挖法国向中国转移技术内幕,包括武汉P4实验室去年可能出现密封问题。

该报告说,冠状病毒是否如特朗普所说,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泄露的?那里拥有世界最危险的病毒。或是从邻近的P3实验室泄露的?那里同样也研究冠状病毒。亦或是从武汉疾控中心P2实验室泄露的?那里也研究蝙蝠冠状病毒,而且距离著名的“湿货”市场只有300米。

美国国务卿澎湃奥周日宣称,他有大量证据,可证明Covid-19病毒来自武汉一个实验室,但他没说明病毒来自哪个实验室,也没回答这个病毒是否北京故意泄露的问题。

担心沾包被北京虚假宣传利用

费加罗报说,现在无法确定上述假设哪个最有可能。不过,由于这种病毒发端于武汉,北京又将法国提供的高安全P4实验室安置在这座城市,加上中国当局这次尽力隐瞒,所以在法国就浮出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为何向1949年以来被共产党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售军民两用技术?

如果事实证明,法国因向中国转移了P4技术,所以间接地,并非故意地,在这次冠状病毒的扩散中扮演了一个角色,那么巴黎可就尴尬了。尤其是中国当局可能会在虚假宣传中利用这一点。

也许正因如此,现在法国的国防和外交界,在涉及这个问题时,大家都守口如瓶,“嘴上如同灌了铅”。

P4也并不是这个类别技术中的唯一敏感主题。另一个项目是法国核能公司欧安诺集团(Orano 前身阿海珐)在中国建一座核废料处理工厂。该项目已拖延20年。对于法国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合同。但由于这也算是军民两用项目,许多专家都强调它的风险。

北京想装备五至七个P4,其中两个军用?

这个调查说,向中国转移P4技术项目,是2004年由希拉克和他的总理拉法兰提出的。这个项目随后在法国变成了一场较量的核心。赞同的一方是政治领导人和科学家们,他们主张应该帮助刚走出萨斯的中国抵抗传染病疫情。但是法国国防部,外部情报局(DGSE),外交部,都全力反对这个项目,担心P4被中共当局用于制造细菌武器

他们怀疑北京想最终装备五到七个P4实验室,其中两个是军事用途。密切关注此事的一名法国外交官说,“我们知道涉及的风险,我们认为中国人将会控制(这个实验室的)一切,并很快将我们排挤出该项目。我们认为,向一个军力发展无止境的国家提供这种先进技术,可能反过来使法国暴露在危险面前

据一个高层消息源透露,当年这个项目在法国巴斯德研究院引发一场危机。该院的百人委员会谴责合同中允许中方进入巴斯德研究院的某些数据库。后来领导强加了这个决定,理由是“中国在流行病方面确实存在医疗问题,而法国在这个高精技术上,占有很大优势。

一名当年负责法国战略事务的高级外交官说,可是,中国人会抄袭和复制。而且我们认为,如果中国某天想启动生物武器计划,就可以把P4当作工具来用

科学家闭上眼睛 发挥作用

法国科学家们在推动中国P4项目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据法国智库战略研究基金会(FRS)亚洲项目主任尼凯(Valerie Niquet)解释说,“当年整个科学界都拒绝看到中国制度的现实。研究人员们认为,向资本主义开放,将使中国变成一个正常国家。然而他们忘了中国首先仍然是一个列宁主义国家,在这个国家,科学不是独立的,而是由共产党领导的。” 这次疫情开始以来,这个党和这个国家一直在参与研究,操纵日期,重写冠状病毒的历史。华盛顿邮报外交安全政策分析师乔希·罗金 (Josh Rogin)说,“中国所有科学研究最终都必须服从中共的命令。”

以为这个政权会进化,开放民主思想,变正常

这笔P4实验室的交易是法国政治负责人强加给政府的。但是政府的抵制,拖延了这个合同的完成。当时,正值中国刚加入世贸组织,所有西方国家都与中国发展伙伴关系。法国当局那时候很赞赏中国式的“软实力”,及中国官方讲话所展现的和平力量的形象。

一个外交消息源解释说:“我们以为这个政权会进化,对民主思想会开放,会变正常。”费加罗报说, 但法国人很快就幻灭了。武汉P4实验室在2017年举行开张典礼后,法国人都被赶出这个实验室。两国的合作计划原本包括法方为中方研究人员提供培训,并监控实验室的活动,当年这个计划从来没有开始

一名中国问题专家外交官分析说,“中国人尤其不愿意让别人从他们肩膀上看着他们做。他们想证明自己可以做得到,要显示伟大中国不在需要他们的西方教父。傲慢遭天罚(L’hubris provoque la némésis)。中国现在这代人与文革那代人有着巨大差异。” 费加罗报说,就这样,这个P4实验室很快就脱离了它的法国教父们的控制。

一名长期驻北京的外交官说:但是,病毒案例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细节。真正的问题是我们与中国30年来的关系,是我们造了这个龙。而在过去几十年间,却没有人想知道中国的领导人都是些什么人。我们忽略了他们想反压别人的意愿。

然而,中国从不掩饰其通过一切手段获取西方技术的目标和意愿。一名中国问题专家说,中国已不再是世界的工厂。它通过开放获得了知识和技术,但却未必完全掌握。有些知识和技术是盗窃来的,但大多数是通过自由订立的合作取得的

空客镜子工厂

费加罗报说,在中国台山核电站,有两套法国提供的压水反应堆(EPR)。这个核电站入口处有4块牌子告知参观者:1)我们购买外国技术。2)我们消化外国技术。3)我们在全国复制外国技术。4)我们出口复制技术。

欧洲航空巨头空客公司与中国的合作也是一个证明北京如何缩小其技术差距的例子。一名驻北京的法籍人士对空客公司为短期经济利益,让中国掠夺信息和技术表示遗憾。他说:我们当时就非常清楚,这些中国人将会制造一个“镜子工厂”。可是,出于短期财务逻辑,我们还是让他们掠夺我们的信息,让他们获得了他们所没有的关键能力。

费加罗报说,转让技术?失去合同?,对于工业家和政治领导人来说,是一个永恒的两难困境。尤其在涉及军民两用技术时更难。特别是2015年中国正式宣布放弃军用和民用技术之间的隔绝,成立了“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主持领导。自2018年以来,中国的一项法律还规定,民用和军事实验室必须合作。

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FRS)专家安东尼·邦达斯(Antoine Bondaz)总结说,跟中国的问题,就是应该知道在哪儿设定边界。至关重要的是,要意识到,科学合作和大学交流,都有可能被中国当作捕获技术的工具。有时发生在非常敏感的领域,包括军用领域。

中国买核废料处理厂什么目的?

P4事件是否给法国向中国出售核废料处理工厂项目引来新的关注?费加罗报说,就像武汉实验室项目一样,由于法国人的保留,尤其是法国外交部的保留,这个核废料处理工厂项目迟迟没有落实。一位熟悉该案的专家解释了中方的目的,他说,“他们的目标无疑是得到一个低成本的电站,以便在中国其他地方进行仿造,然后出口到外国去,尤其是出口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费加罗报说,许多法国外交官都质疑向中国转让技术的合理性,因为这种转让将使中国在其擅长的领域赶上法国。安东尼·邦达斯说,核废料后处理工厂严格来说并不是军事用途。但由于某些基础设施可以隔离出钚元素在内的易裂变材料,因此从理论上讲,这会给一个国家增加核武库提供便利。因此法国在技术转让和推动禁止生产核武裂变材料的国际条约方面相当谨慎。

所以,在每次法中双边访问,都会再次提出这个主题。但是这个数十亿欧元的合同,却一直没有签署。

曾反对法国向中国出售P4的美国已拉响警报。美国国务院禁止美国研究人员参加北京的“千人计划”。该计划以优厚资助待遇吸引外国精英,包括军民两用技术专家。

美国还终止了对武汉P4某些活动的资助。美国这些资助项目是在法国人离开后设立的。一些美国驻北京外交官在2018年曾告诉美国政府,武汉P4的安全措施不足。

据法国费加罗报得到的信息,武汉P4实验室最近可能出现密封问题。该消息说,也许中国去年12月在国际市场购买抗凝剂库存可以佐证这件事。

一名法国外交官问道:为什么我们没有早一些向中国问责?为什么我们继续把我们的经济暴露给一个不尊重我们价值观的国家?为什么我们要把自己的敏感技术转给他们?” “ 因为我们害怕。因为我们对中国的依赖达到了某种程度,以至于我们所有决定都是扭曲的。”费加罗说,现在武汉实验室与该病毒的危险关系是否会改变法国的状况?下一个挑战是中国的5G,法国的技术依赖会增加吗?

那名外交官继续说,“在Covid病毒以后”,法国的外交政策必须找回生存本能,应该与价值观相同,体系规范兼容的国家优先发展经贸关系。这些国家包括:美国,欧洲国家,日本,澳大利亚… 法国必须找到一条能够维护自己国家利益的道路。

后面是费加罗的原文

 

下面是“病毒大背景”:(客观信息,无评论)

2019年底,中国重要城市 武汉 出现新型冠状病毒,基于当地政府“无能无知无效”,其病毒扩散导至全中国一个多月处于“暂停”或戒严状态。由于信息不透明及对官方数字缺乏信任,民间有各种恐怖信息,无法证实(有非官方估算,每天就有近2000尸体被火化,远超出正常状况)。武汉于4月8日解禁

武汉病毒处于失控时, 它伴随中国及外国游客“潜入”世界部分国家,今日各位已经看到其恶果。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华人华裔抢购买空所在国的口罩,寄给他们家人或灾区。这些举动在很多国家造成负面影响,因为被“中国游客”带去的病毒,使那些国家也需要口罩自卫。在他们看来“你把病毒带来,还把口罩买空,使我们无法防治?”。近日,欧美(部分有理念的)华人又开始亡羊补牢“进口口罩”以弥补前期造成的坏影响。也有很多是借机发“灾难财”

随着疫情在国际上的散延导致世界(2020年5月5日)近 24 万人死亡,外加疫情初期很多有意无意的“只是一个特别的流感,流感死的人更多”等谣言,及在中国只有3000多人死于病毒的官方数字,导致欧美各国不够重视防备措施。世界处于水深火热抗疫工作时,中国厂商大发“灾难财”,出口低略医疗产品,政府则大搞【口罩外交】。

大外宣媒体发挥能量,一方面努力推卸责任,一方面丢锅美国,各种烟雾弹谣言遍地皆是。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网站发表“谣言”信息,大使被法外交部召见去接受【官方抗议】

与此同时,欧洲众多国家(特别是意大利)病情加剧。近日美国情况更为惨重,已有 68,279 死于 冠型病毒。这次病毒被视为“战争行为”,美国及世界准备什么反击报复行为?有各种论述。比较和平的方案是将“罪魁祸首”拉到国际法庭进行审判

法国自3月中决定关闭不重要(除食品店,药房,银行)店面,禁止聚会后,决定延续【戒严】至5月11日,外出需要“通行证”

法国医疗系统受到极大压力,部分地区处于“崩溃”状态。外加华人将医护用品(口罩等)全部买空,使法方(警察医护人员)处于困境。每天晚上8点,全法国居民在窗口鼓掌以对医护人员表示【敬意】。目前法国因冠型病毒过世人多为老年人(80岁左右),经济主力没有受到创伤

中国政府拼【复工】,可复工的工厂没有订单,仍有很多处于停工倒闭状态。同时很多工厂“莫名其妙”地起火被摧毁

乌云下一丝光明:法国南部一世界著名(传染病)专家 Pr Didier Raoult,宣布通过一“老药”(便宜,量产)可以得到75%治愈率这是他在法国南部的演讲

请按这个【连线】,可见他是世界排名第一的专家。钟南山(communicable diseases 传染病)没名,他只是一种“肺病小专家” 🙁 (打开连线后,选中国,他只是排名中国第五,世界“无名”)

À l’Institut hospitalo-universitaire à Marseille, le Professeur Raoult annonce que les premiers essais de la chloroquine sont spectaculaires contre le coronavirus. Ce médicament est déjà utilisé contre le paludisme.

 

Pr Didier Raoult

在这种危机时刻,信息的【透明与真实】极为重要,特在此将国际其他媒体的报道供给各位看官

Comment le laboratoire P4 de Wuhan, exporté par la France, a échappé à tout contrôle

ENQUÊTE – À l’époque, la livraison du laboratoire avait été critiquée par de nombreux spécialistes.

Et si le Covid-19 s’était échappé du laboratoire P4 de Wuhan au lieu d’être apparu, comme le prétendent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sur un marché? Et s’il s’était répandu dans la population à la suite de l’infection accidentelle d’un employé? Si la théorie du complot, celle d’un virus fabriqué par les chercheurs chinois, développée par le Pr Luc Montagnier, a été écartée par tous les spécialistes sérieux, la thèse d’un accident est étudiée par les services de renseignements américains. Elle est entretenue par le fait que les autorités chinoises n’ont pas rendu public le résultat de leur enquête épidémiologique et par le fait qu’elles aient empêché toute investigation de l’OMS et d’experts étrangers à Wuhan.

L’affaire, soulevée par le secrétaire d’État américain Mike Pompeo, qui a évoqué une «enquête» pour creuser cette théorie, a peut-être aussi été indirectement évoquée par le chef de la diplomatie britannique Dominic Raab, qui considère que la Chine doit répondre à des «questions difficiles

Les inquiétants transferts de technologies de la France vers la Chine

ENQUÊTE – La possibilité que le Covid-19 soit sorti d’un laboratoire de Wuhan relance le débat sur les ventes de technologies duales au régime communiste.

Le Covid-19 s’est-il échappé du laboratoire P4 de l’Institut de virologie de Wuhan, habilité à héberger les virus les plus dangereux du monde, comme le prétend Donald Trump? Ou du laboratoire voisin P3, également adapté à l’étude des coronavirus? A-t-il fui le laboratoire P2 du Centre de prévention et de contrôle des maladies, qui mène des recherches sur les coronavirus de chauve-souris dans des conditions de sécurité parfois douteuses et se situe à 300 mètres du fameux «marché humide» où toute l’histoire est censée avoir commencé? Le secrétaire d’État américain, Mike Pompeo, a affirmé dimanche avoir «des preuves immenses» que le Covid-19 venait d’un laboratoire de Wuhan, sans préciser lequel. Il n’a pas répondu non plus à la question de savoir si le virus avait ou non été libéré intentionnellement par Pékin.

Il est encore trop tôt pour dire quelle hypothèse est la plus probable. Mais le fait que le virus soit né à Wuhan, dans la ville où Pékin a installé son laboratoire de haute sécurité

par Le Figaro

Check Also 推荐文章

【国际参考】美利坚大分裂 (2/2) America’s Great Divide: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 From Obama to Trump

— 【华盛顿】,2020年1月14日,PBS 2020年对于美国而言无疑是决定命运的一年,“选举”,一切都和这两个字有关。两部近四小时的纪录片将展开 ...